從ofo押金事件來看我們的市場意識

  ofo單車最近遭遇了線下線上洶涌的退押金潮,各種議論紛至沓來。有人責怪政府監管不到位;有關政府部門則表示早已出臺相關指導意見,提出押金專管專用;有專家建議修改相關法律,讓消費者在企業破產程序中優先拿回押金;有律師聲稱“挪用押金”違法;有人表示剛剛下載了ofo的APP并交納了押金,以示對ofo的支持……

從ofo押金事件來看我們的市場意識

  上述種種態度,鮮活反映出我們在改革開放40年后的市場意識,依然有相當的提升空間。我們不妨從這個角度來解剖一下ofo押金問題這只麻雀。

  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

  有關部門一直以來就在不斷設法阻止共享單車企業“挪用”押金,但始終不得要領。如果出臺有強制力的法規,涉嫌對市場經濟的干預過甚,也不利于這一新興行業的探索發展。

  具體到共享單車市場,雖然過度競爭造成資源浪費等一系列問題,但其急劇發展的背后是社會需求的支撐。資本在當中推波助瀾,但只是推波助瀾。在這門完全市場化的生意中,ofo等企業能收到大批用戶的押金,是因為廣大用戶愿意交付押金來獲得服務。當用戶支付押金的意愿和對共享單車的需求、體驗普遍下降后,ofo等企業自然會面臨收取押金的困難。當企業在有條件的情況下、出于競爭的需要,也可能會主動放棄收取押金,比如摩拜單車就已經可以免押金使用了,ofo此前也開始實行信用分換免押金騎行。

  市場交易中有款到發貨的,也有貨到付款的,國際貿易中也存在FOB、CFR、CIF多種形式,表面看經常會發現有一方吃虧了、受委屈了,是需要保護的弱勢群體。實際上這都是市場博弈的結果,無論強勢還是弱勢一方,在交易達成那一刻都認為自己能從交易中獲利。

  那么押金是否可以被用于企業經營(所謂“挪用”)?雖然從法律上說,在發生押金可以被沒收的情況之前,押金所有權歸單車用戶;雖然從財務上看,押金被計入企業“其它應付款”,但在企業現金流里并不分哪些是收來的押金,哪些是收來的貨款,哪些是收來的服務費。根據企業會計準則,除有法律法規或合同約定(如上市公司募集資金、固定資產貸款)等特殊情況,企業合法獲得的資金都可以自由使用,不必把押金之類資金留在一邊封存起來。除非ofo與用戶明確約定過,押金必須獨立存放,??顚S?,ofo就不存在“挪用”押金一說;如果ofo違反約定而“挪用”了押金,則承擔約定的違約責任。

  更好發揮政府作用

  至于如何“更好發揮政府作用”,重點不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跟著社會熱點從中央部委到地方政府,一個接一個出臺文件和指導意見。

  2017年,交通運輸部等10部門出臺《關于鼓勵和規范互聯網租賃自行車發展的指導意見》,提出企業對用戶收取押金、預付資金的,應開立專用賬戶,??顚S?,接受交通等部門監管,防控用戶資金風險。多個省市也紛紛出臺類似地方性“指導意見”。

  交通等部門去監管企業??顚S觅~戶,且不說是否于法有據,是否具備監管能力也未可知。每一份“指導意見”出臺都發動多方面參與討論、征求意見、幾易其稿,都是有成本的。共享單車企業紛紛表示積極擁護,對于加強自行車停放管理、避免12歲以下兒童開鎖騎車等方面,企業基本在盡力做,畢竟與企業自身利益正相關。

  備受關注的押金“??顚S?rdquo;執行情況,一年多來沒有誰說得清。在媒體高調質疑摩拜和ofo“挪用”押金時,兩家企業均表示:用戶隨時可退押金,但都并未正面回應是否“挪用”了用戶的押金。在公眾、媒體乃至某些政府部門的市場意識被情緒遮蔽的時候,處于聚光燈、放大鏡下的企業可能首先想到的是要活下去,小心化解這場公共危機。所以他們不正面回應,更不敢爭論個明白。

  后來摩拜被美團收購,暫解資金之困;ofo如今無法短期內退還大量用戶押金,本身就說明了其“挪用押金”的事實——當然,它有權這么做(除非其與用戶另有約定)。

  “更好”發揮政府作用并不等于“更多”發揮政府作用。在不適合政府插手的領域,政府應保持克制,不應為了迎合輿論或顯示政府在作為,而把工作重點放在一份一份地起草缺乏實際作用、甚至違反市場原則的“指導意見”上。

  如何“更好發揮政府作用”?在共享單車押金問題上,政府要么少做紙上文章,要么實實在在推動企業自愿達成共識,由企業聯合承諾,均按照一定押金比例繳存風險基金,既一定程度保護押金安全,又避免把企業綁死,也使所有企業平等競爭。當然,肯定還有更好的方式去“更好發揮政府作用”。

  激發各類市場主體活力

  “激發各類市場主體活力”,很重要的就是激發大批創業者的活力。對每個用戶來說,即使其99元或者199元的押金全部打水漂,也是我們生活中不時需要面對而且可以承受的“風險”。消費者在支付押金的那一刻就應知道自己可能面臨的風險,就要評估、比較、決定,就像ofo的供應商們一樣。如果消費者要求所有企業都不破產,乃至企業都要求自己的上下游企業不出問題,還有誰敢創業,創業者的活力從何談起?

  共享單車押金問題本來挺簡單、挺清晰,類似的市場交易也很多。近年興起的知識付費、在線教育等行業的預收課時費,在會計上是預收款,屬債務項,而非資產項。上述行業普遍存在獲客成本高、營業收入(按會計準則)大大低于現金流的現象,為什么依然能頑強發展?原因之一就在于,他們充分利用預收款來經營發展,而這完全合理合法。

  “激發各類市場主體活力”,怎么激發?多用市場手段,慎用行政手段,少發紙面上的指導意見。其實改革開放40年來,市場交易中的各方都難免面臨風險,也摸索出許多風險解決機制。比如應收賬款占比較高的企業,可以購買應收賬款保險,還可以在符合金融監管要求情況下把應收賬款做成理財產品出售,提前回籠資金。比如醫生執業責任保險,就減輕了醫生手術中的部分精神壓力,也完善了患者遭遇手術意外的賠償機制。此類舉措,在激發醫生活力、更積極為患者選擇和實施治療方案方面,可能比一份份要求醫生保證不出手術意外的指導意見要更切實。

  具體到共享單車押金安全問題,是否也可以探索一些切實的市場化的應對方法?比如推動ofo等企業為用戶統一購買押金安全保險,或者ofo等企業在用戶支付押金的時候由用戶自行選擇,是否購買押金安全保險。在這種需要付出成本的探索上,單個企業率先而為有時會瞻前顧后,而且如果涉及新型保險等金融產品的介入也需要政府審批和監管,諸如此類或許均是政府在“激發各類市場主體活力”方面可以用武之地。

  “充分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更好發揮政府作用,激發各類市場主體活力”。我們圍繞這個宗旨探索并受益了40年,相信還需要繼續探索實踐,也將繼續從中受益。

支付寶轉賬贊助

支付寶掃一掃贊助

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