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批示范項目收官 光熱發電如何進一步發展?

 ?。玻埃保赌辏乖?,國家能源局發布的《關于建設太陽能熱發電示范項目的通知》提出,“各示范項目原則上應在2018年底前建成投產”。那么,2018年我國光熱發電市場發展如何?首批示范項目的推進情況怎樣?展望2019年,光熱發電市場又該如何進一步發展?
 
  日前在甘肅敦煌舉行的2019年中國光熱發電市場形勢與應對策略峰會上,與會專家普遍認為,隨著我國首批光熱發電示范項目陸續并網發電,2019年國內光熱發電行業將迎來關鍵節點,示范項目的實際運行效果將經受考驗。
 
  多個示范項目如期并網發電
 
  自2016年國家能源局公布20個首批光熱項目的示范項目以來,各路建設大軍展開了光熱發電的建設熱潮,尤其是2018年光熱項目建設進入高潮。據悉,2018年我國光熱發電新增裝機規模達到200MW。
 
  電力規劃設計總院副院長孫銳表示:“2018年,對于光熱發電行業來說,是非常不平凡的一年。在第一批示范項目中,有些項目遇到了意想不到的事情,不得不退出,令人遺撼;有些項目由于資金等問題,不得不停止建設進程,令人惋惜;但是令人欣喜的是,還有很多項目克服重重困難,仍然在堅持建設,并取得了很大的進展,令人鼓舞。 ”
 
  據悉,2018年10月10日,我國首個大型商業化光熱示范電站——中廣核德令哈50MW光熱示范項目正式投運,這是國家能源局批準的首批20個光熱示范項目中第一個開工建設、并網投運的項目,也是我國首個大型商業化光熱示范電站;12月28日,中國首座百兆瓦級光熱電站首航節能敦煌100MW熔鹽塔式光熱發電示范項目并網投運,這是我國光熱發電產業發展史上的重要里程碑事件,為我國光熱發電產業的發展增添新動力;12月30日,青海中控太陽能德令哈50MW塔式熔鹽儲能光熱電站一次并網成功,該項目的成功并網發電是對我國自主開發的塔式光熱發電技術的驗證,為我國規?;l展光熱發電基地提供重要的技術支撐。
 
  “目前,首批示范項目建設進度雖然低于預期,但是應該明確發展光熱發電的初心,即突出示范性。”在水電水利規劃設計總院新能源部副主任王霽雪看來,2018年,已并網投運的中廣核德令哈50MW槽式光熱電站、首航節能敦煌100MW塔式光熱電站以及中控德令哈50MW塔式光熱電站給予行業更多信心與力量。同時,從已建成項目和在建項目層面進行經驗總結,為后續項目的成功實施與投運提供借鑒與參考。
 
  孫銳也認為,通過第一批示范項目的建設,將會帶動我國光熱發電產業的快速發展,促進全產業鏈的完善和整體技術水平的提高,加快相關地區光熱發電基地規劃的編制工作,為后續項目建設奠定堅實的基礎。
 
  “盡管目前首批示范項目建設進展緩慢,但其示范作用更應得到重視。”王霽雪還認為,由于我國此前未大規模部署太陽能熱發電項目,而光熱發電具有初始投資大、技術風險高、各環節關聯性強的特點,因此不應以示范項目的建成與否判定光熱發電產業的成敗。
 
  光熱發電優勢明顯
 
  “我國光熱產業的發展經歷了從無到有、從小到大的過程,目前還是一個小眾技術,在全國各種可再生能源發展中規模是比較小的。這是由于產業優勢尚未充分發掘,產業政策支持力度不足。”全國人大環境與資源保護委員會調研室原主任、國務院參事室特約研究員徐曉東表示。
 
  但是,光熱發電具有其他可再生能源不具備的優勢。徐曉東認為,光熱發電最突出的特點就是可以作為可控電源,是儲能系統,并且在性質上與傳統化石能源的電源非常接近,能為電網提供連續穩定的電力,進一步改善我國的能源結構。同時,在青海、甘肅、新疆和內蒙古等光照和土地資源充足的地區大規模建設光熱電站可以帶動風電、光伏電力的輸出,從而帶動可再生能源的發展。
 
  隨著近年來光熱發電市場的發展,實現了技術的成熟和成本的下降。北京首航艾啟威節能技術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高峰舉例說,首航節能敦煌二期100MW熔鹽塔式光熱電站相較于敦煌一期,在項目體量更大、各項參數要求更高的情況下,不僅組織和管理效率得到提升,降低了施工成本。同時,從項目單體測試、調試到現在所獲得的各項參數看,敦煌二期定日鏡、吸熱器、控制系統、空冷系統等設備或系統性能均較一期有了較大的進步,并且其中部分設備的價格上有較大幅度的下降。
 
  “這背后,是設計優化能力、智能制造、規模效應等多種力量疊加帶來的競爭力提升。”高峰表示,經過敦煌一期、二期項目的實踐可以看出,熔鹽塔式技術路線是可行的,并且在管理成本、制造成本等方面還有很大的下降空間,并將帶來單位電量生產成本的降低。
 
  發電達成率或影響政策走向
 
  與會專家介紹說,2019年,將是中國光熱發電市場重要的拐點年,將有6個第一批光熱示范項目完成工程建設并網發電,而后續示范項目也有望啟動。
 
  “2019年,光熱發電行業關注的焦點應放在發電量達成率,并降低設備故障率。因為,示范項目的發電量達成率將會成為影響后續政策出臺的重要指標之一。”浙江中控太陽能有限公司董事長金建祥認為,“如果三個并網項目運行得很好,2019年將能夠得到政府更多支持;相反,如果2019年六七月份,這三個項目發電量與實際差別比較大,即發電量比較低,2019年下半年想要獲批示范項目二期,得到國家支持,或許會遇到比較大的問題。”
 
  金建祥還表示,光熱發電站應定位于靈活調節電源和基荷電源,有利于發揮光熱電站的比較優勢。
 
  孫銳表示,2019年將是光熱發電行業承上啟下的一年,隨著我國可再生能源電力配額制的即將實施,中東部地區對可再生能源電力的需求將得到很大的增長。“在西電東送基地建設光熱發電項目以替代燃煤機組作為輸送通道的調節電源,可顯著地提高可再生能源電力的外送比重,對實現我國的能源轉型戰略發揮重要的作用。”
 
  王霽雪說,如果第一批示范項目經過評估達到了比較好的效果,光熱發電未來的發展將會走示范項目、集成開發、融合發展、走出去等模式。“希望2019年,最遲2020年,光熱發電后續發展能在方式、路線、規模等方面要有清晰的路線,實現更好地發展。”(記者 葉偉)
 
  轉自:中國高新技術產業導報

支付寶轉賬贊助

支付寶掃一掃贊助

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