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企混改分類分層擴圍升級 國資授權改革方案正在制定

  “更大力度、更深層次”,在11月14日舉行的混合所有制改革媒體通氣會上,國務院國資委副主任翁杰明如是形容下一步的國企混改方向。據透露,國資委將分類分層推進混改,其中積極推進主業處于充分競爭行業和領域的商業類國企混改,重點領域改革將擴圍升級,更重要的是以混改為契機打“組合拳”推綜合性改革。為了更好推進改革,國資委正在制定國有資本授權經營體制改革方案,內部激勵措施也在研究中。

國企混改分類分層擴圍升級 國資授權改革方案正在制定

混改分類分層擴圍升級

  黨的十八大以來,國有企業混合所有制改革通過推動雙向混合,促進各類資本共同發展。翁杰明表示,國有企業按照市場經濟規律實施雙向混合,既大膽“引進來”,鼓勵非公有資本參與國企改革,也積極“走出去”,支持幫助非公企業發展。

  國資委數據顯示,2013至2017年,民營資本通過各種方式參與中央企業混改,投資金額超過1.1萬億元,省級國有企業引入非公有資本超過5000億元。同期,國有企業積極投資入股非國有企業,其中省級國有企業投資參股非公有企業金額超過6000億元。中央企業壓減的11650戶法人中,超過2000戶的控股權轉讓給了非國有資本。

  “下一步要緊密結合企業功能定位,分類分層推進混合所有制改革。”翁杰明表示,要積極推進主業處于充分競爭行業和領域的商業類國有企業混合所有制改革,按照國有資本布局結構優化的要求,實現合理進退。針對企業的不同層級推進混合所有制改革,重點引導在子公司層面有序推進混合所有制改革,加強統籌規劃,避免企業內部層層股權多元化加大管理難度。

  據了解,目前商業一類中央企業的混改比例已超過70%,中央企業四級及以下子企業超過85%實現了混改。開展混改的省屬國有企業中,商業一類企業占比達到88%,二至四級企業占比超過90%。

  同時,重點領域混合所有制改革試點也將加大力度引入民營資本。據了解,2016年以來,國家在電力、石油、天然氣、民航、電信、軍工等重要行業領域,先后選擇三批50家國有企業開展混改試點。

  翁杰明表示,下一步將提高重點領域開放力度,向非公有資本有序擴大開放的領域和范圍,增加開放的廣度和深度。增加重點領域混合所有制改革試點企業數量,選取更多重點領域企業開展混改,深度挖掘制度性經驗。擴大試點企業規模,選取一批層級更高、規模更大的重點領域企業開展混合所有制試點,使得改革力度更大,效果更明顯,影響更深遠。落實容錯糾錯機制,切實保護各類所有制的合法產權,科學依規進行資產定價。

組合拳放大改革乘數效應

  值得注意的是,與以往相比,混改的擴圍升級還體現在要以此為契機開展綜合性改革,加強改革聯動,更好放大國企改革乘數效應?;旌纤兄聘母锲髽I聯動推進相關改革,落實董事會職權、市場化選聘經營管理者、實施企業薪酬分配差異化改革、開展員工持股等,提升改革的體系性、整體性。

  按照國資委部署,國有資本投資運營公司試點企業重點推進所屬企業混合所有制改革,增強資本流動性,促進組織框架和運營模式不斷完善。“今后國有資本投資運營公司所投資的企業,原則上都要鼓勵進行混改,或者一誕生就要向混合所有制邁進。”翁杰明解釋說。

  同時,“雙百行動”、區域性國資國企綜合改革試點企業將積極開展混合所有制改革,引入各類資本,促進綜合施策,利用好改革“工具箱”和“政策包”,打好改革“組合拳”,打造國企改革“企業尖兵”“區域高地”。創建世界一流示范企業、東北地區中央企業綜合改革等試點中,也將統籌考慮、重點推進混合所有制改革,保質保量地推出一批混合所有制改革先進范例。

  據《經濟參考報》記者了解,“雙百行動”共有404家企業,包含95家央企集團的224家子公司和來自全國各地的180家地方國企。“目前三分之二的‘雙百行動’試點企業已提出混改的意向。”翁杰明稱,“區域性國資國企綜合改革試點例如上海、深圳、沈陽,步子要邁得更大一些。”

  根據云南聯通“雙百行動”綜合改革計劃,聯通運營公司近期啟動公開向民營企業招募云南聯通承包運營合作方的相關工作。“前期我們在云南個別市州公司做了混改試點,民營帶資建設網絡,承諾達到相應的人口覆蓋度,我們通過授權委托經營的方式,把實施合作區域范圍內市場側的經營交給他們。”中國聯通總會計師朱可炳表示,從效果來看,同一個省份實施試點和不實施試點,收益增長幅度差異超過15%。

授權改革方案正在制定

  改革的推進還有賴于內外部環境的塑造。翁杰明透露,國資委正在制定國有資本授權經營體制改革方案,由管企業為主轉向管資本為主,對混改企業大膽放權。

  據了解,對混改企業的放權具體體現在落實混改后企業董事會的經理層成員選聘權、業績考核權、薪酬管理權和職工工資分配管理權等權限,重點抓好事中事后監管。國有股東通過股東會行使股東職權,并通過向董事會派出董事表達股東意愿,不干預企業日常經營活動。

  同時,激勵舉措也在研究。翁杰明強調,要充分認識增強微觀市場主體活力的極端重要性,加快建立符合社會主義市場經濟要求的中長期激勵約束機制,激發企業內生動力,促進高質量發展。推進經理層任期制和契約化管理,按照“市場化選聘、契約化管理、差異化薪酬、市場化退出”的原則,加快建立職業經理人制度。加快工資總額管理制度改革,統籌用好員工持股、上市公司持股計劃、科技型企業股權分紅等中長期激勵舉措,合理拉開內部收入分配差距。

  朱可炳表示,今后中國聯通將保持集團公司黨組管理人員每年1.5%、員工1%的常態化退出比例。在實施7.93億股的員工限制性股票激勵計劃后,目前還預留了4500萬股,留作對未來創新業務、創新技術領域引進的人才激勵之用。(記者 王璐)

  轉自:經濟參考報

支付寶轉賬贊助

支付寶掃一掃贊助

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