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韓國女性不想結婚 真實原因竟是這個

75%韓國女性不想結婚 真實原因竟是這個
如果“已生育”,女性求職面試時更容易被拒絕

  參考消息網12月24日報道 法新社12月18日發表了一篇題為《“沒有母親的容身之地”——韓國奮力提高生育率》的文章,以下是文章摘要:

  當阿什莉·樸入職首爾一家制藥廠做營銷工作時,她的大學成績近乎完美,英語完美無瑕,而且與同事相處融洽——而一旦她懷了孕,這一切對于她的雇主而言便都無關緊要了。

  樸說,在她加入公司9個月后,“他們當面跟我說,公司里沒有適合帶孩子的女人的位置,所以我需要辭職”。

  她突然意識到,在公司工作的所有女性都是單身或沒有孩子的,而且大多數人不到40歲。

  韓國公司對“生育女性”不友好

  樸的案例典型地說明了為什么有如此眾多的韓國女性推遲結婚生子,從而推動這個國家的出生率——躋身全世界最低之列——進一步下降。

  12月早些時候,首爾宣布了試圖制止這種下降的最新一組措施,但批評人士說,面對深層次的根本性原因,這些措施幾乎不會起到什么作用。

  許多韓國公司不愿雇用當了母親的女性,這些公司懷疑她們對公司的投入,并擔心她們不能承受在該國司空見慣的長時間加班——也是為了避免向她們支付法定帶薪產假的薪酬。

  當樸拒絕辭職時,她的上司無情地欺負她——禁止她參加商務會議,在辦公室對她置之不理,“好像我是個看不見的幽靈一樣”——管理層還揚言解雇她在同一家公司工作的丈夫。

  在經過大約半年的抗爭之后,她終于提出了辭職,并在一個月后生下女兒。此后除了在一家沒有遵守實行彈性工作時間承諾的IT初創公司短暫工作一段時間之外,她一直待在家里做全職媽媽。

  樸對法新社記者說:“在年輕人失業率如此高的時候,我努力求學很多年以便找到一份工作,我非常喜歡自己的工作……看看發生在我身上的事情。”

  現在27歲的她參加了多次求職面試,但她一透露自己有了孩子后就被拒絕,于是她放棄了求職努力。

  韓國的人口出生率——一名婦女一生中預計生育的孩子人數——在2018年第三季度降至0.95,首次低于1,且遠低于保持人口穩定所需的2.1。

  政府舉措難緩解“生育罷工”

  這種被婦女們戲稱為“生育罷工”的趨勢的結果是世界第11大經濟體(目前有5100萬人口)的人口預料將從2028年開始減少。許多婦女提及的原因有撫養孩子的費用、年輕人的高失業率、長時間加班、托兒場所有限以及職業婦女生育后事業遭到影響。

75%韓國女性不想結婚 真實原因竟是這個

除了工作,韓國女性還需承受繁重家務

  即使女性保住了自己的工作,她們也還要承受從事家務的雙重負擔。在韓國,男權統治的價值觀仍然根深蒂固:據一項政府調查顯示,近85%的韓國男性支持女性外出工作,但在被問及是否支持自己的妻子工作時,這一比例驟降到47%。

  已婚男子和已婚婦女的就業率大相徑庭——分別為82%和53%。

  一家財經雜志和一家招聘網站進行的民意調查顯示,現在20-40歲的韓國女性中有3/4的人認為沒必要結婚。但是在韓國幾乎所有的孩子都是婚生的。

  在這種背景下,韓國政府自2005年以來已經投入了驚人的136萬億韓元(1000韓元約合6元人民幣——本網注)以試圖提高出生率,主要是通過發動鼓勵更多年輕人結婚生育的運動,但沒有取得成功。

  12月早些時候,政府宣布了又一輪措施。這些措施包括將兒童補貼增加到每月最高30萬韓元(約合1824元人民幣——本網注),以及允許有8歲以下孩子的父母每天少上班1小時以照顧孩子。將建立更多的日托中心和幼兒園,并將允許男性享受10天的帶薪產假,目前規定的帶薪產假是3天。

  但許多措施并不具有法律約束力,對那些拒絕讓工人享受所許諾的福利的公司也不構成任何懲罰,因此該一攬子計劃引發了輕蔑的反應。韓國女工協會在一份聲明中說:“政府的政策是基于這樣一種簡單化的成見,即‘如果我們多給錢,人們就會多生孩子’。”該協會還表示,首爾應該首先解決婦女“在職場遭受的殘酷的性別歧視以及工作和家務的雙重負擔”。

  中間立場的《韓國時報》還質疑此類“乏善可陳”的國家政策是否會帶來真正的改變,除非政府著手解決導致女性不愿結婚生子的真正因素。該報稱:“除非影響女性的這些苛刻狀況發生變化,否則任何金額的政府補貼都無法讓女性確信生孩子是一個幸福的選擇。”

支付寶轉賬贊助

支付寶掃一掃贊助

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